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三伏天”热,飞盘更“热”:小众运动为何风靡桂林

2022-08-27 21:12:57 4626

摘要:图①:我市某俱乐部内,一场“飞盘大战”正在打响。飞盘成为了大家社交、开展运动的上佳载体。亦非 摄图②:在我市多个足球场上,打飞盘的人多了起来晴空 摄炎炎夏夜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放下小龙虾和啤酒,来到绿茵场准备打一场充满“自觉与自治”精神的飞盘...

图①:我市某俱乐部内,一场“飞盘大战”正在打响。飞盘成为了大家社交、开展运动的上佳载体。亦非 摄

图②:在我市多个足球场上,打飞盘的人多了起来晴空 摄

炎炎夏夜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放下小龙虾和啤酒,来到绿茵场准备打一场充满“自觉与自治”精神的飞盘大战。

不设裁判、不允许肢体接触、男女同场竞技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飞盘是一项绅士、优雅又带着先锋气质的技巧性运动。起源于上世纪40年代的飞盘运动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我国并没有引起水花。多数国人对飞盘的认识,仅限于童年英语课本上的单词“frisbee”和“狗玩的”(没有贬义)的浅显范畴。

看似在中国“无根”的运动为什么会爆火?是什么人在玩飞盘?与之伴生的争议标签,如社交属性大于运动属性、被小红书等推波助澜逐渐“媛化”,会不会让这项运动昙花一现?

□本报记者韦莎妮娜

是谁在玩飞盘?

家住朝阳西路的老李头看着一群人在足球场上追着盘跑,不禁疑惑地问孙女:“飞盘不是和狗一起玩的吗?他们咋没带狗?”

在三十年前的动画片、译制片中,的确可以看到典型的美国中产家庭:一对夫妻、两个孩子、一只狗,在屋后院的草坪上兴致勃勃地玩着飞盘。门口还停了一辆老式有腔调的雪佛兰。所以对于很多上了点年纪的中国人来说,他们对飞盘的认知,多半停留在人“抛出飞盘、宠物去接”上。

飞盘对于国人来说,是纯纯的舶来品。飞盘发源于1940年代美国,起初是一群大学生在吃完馅饼后,将碟状的金属包装盒抛向空中,并使其旋转飞行。后来,美国人弗瑞德·莫瑞森制作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塑料飞盘,该项运动的安全性大大提升。飞盘运动也于随后的三十年横扫欧美。日本是亚洲最早推行飞盘运动的国家。而在我国台湾,飞盘运动兴起较大陆更早,甚至在1994-2000年间,台湾连续四度击败强劲的日本队,蝉联勇气赛世界冠军头衔。

2021年,是大陆飞盘热“元年”。在各大媒体、小红书、知名大V、公众号的合力加持下,小众运动飞盘“飞”出了圈。根据小红书发布的《2022十大生活趋势》显示,飞盘相关的内容发布量同比增长6倍,达到1万余篇;而在36氪「后浪研究所」发布的《年轻人潮流运动报告》中,飞盘高居“年轻人喜爱的潮流运动”首位。更权威的数据是来自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,据统计,2021年,全国参与飞盘运动的玩家大约有50万人,市场规模超过8500万。

从冷门小众到“红透半边”,到底是哪些人在玩飞盘?小舒,平常经营着一家颇有风格的精品咖啡馆,7月初在朋友的带动下,也尝试了一次飞盘。“飞盘并没有很高的技术门槛,因此,对新手很友好。”小舒说,体验了一次飞盘后,她也萌生了要再玩的想法,因为正好可以借助飞盘多做一些户外有氧运动,顺便拓宽自己的社交渠道。毕竟,作为一名咖啡师,社交圈比较固定也相对被动。

广西师大出版社的编辑念念,则比小舒早一个月接触飞盘。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,她刚接到姐妹们的通知:“巧了,我们今晚还有一场比赛”。念念告诉记者,目前她玩飞盘的频率是一月两次,一般是通过微信群报名,基本上是不同团体组织的飞盘活动。

“斜杠青年”蒋晓苑,早几年发起了“桂林趁早读书会”,在组织阅读活动之余,她也很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。一次,蒋晓苑的先生在朋友圈看到桂林有人玩飞盘,很想尝试一下便拉上了她。在与飞盘来了个“第一次亲密接触”后,蒋晓苑立马就爱上了这个“有趣又燃脂的运动”。蒋晓苑补充说,从5月开始,她保持着每周玩1-2次飞盘的高频率。

迪卡侬桂林商场总经理钟登宁则告诉记者,随着华南前汛期的结束,飞盘作为新兴的户外运动受到了热烈欢迎。根据迪卡侬桂林市场数据显示,飞盘相关产品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近三成。尤其是7月,销售量是去年同期的2倍。

从日落西山打到夜幕降临,飞盘究竟有啥魅力?受访者们无一例外提到了两点,飞盘的规则和飞盘的精神。

飞盘的规则,对于初学者来说并不复杂,这也导致了该项目能快速普及开来。简单地说,就是参加者可以分为两队,每个队可以有男生、女生,接到飞盘的人要原地站住,允许有缓冲,但不能带盘跑动,要原地将盘传给队友。在对方防守区接盘就算得分。而一旦飞盘落地,双方则进行攻防转换。

别看只是接盘、传盘,运动量可以说丝毫不打折。念念说,玩第一次的时候,女生们体力明显跟不上男生,“俩领队是男生,一直在引导我们投入地打比赛,累趴了”。但这次体验,也让她和队友们对飞盘产生了浓烈的兴趣。因为接盘的确需要技巧,所以大家回来立马都在网购平台下单了飞盘。“准备苦练技术,再战一次”。

飞盘的迷人之处,还在于它强调共同遵守规则、协同合作、男女平等,但不设裁判也不强调个人英雄主义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飞盘身上有先锋色彩。

由于没有裁判,遇到有争议的盘时,场上双方通过协商来推动游戏进行。如果不能达成共识,则自动回到上一手,哪怕是在国际赛场也如此。在比赛结束后,大家还会坐下来,围成一个“spirit circle”(精神圈)来复盘刚才比赛中出现的问题。每位队员都会有一个估分,里面包括他人对自己协作能力、团队能力、体育精神的评价。“这种‘去中心化’的团队模式,让人感觉到很chill(轻松),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已经习惯了向权威低头,无论是生活还是职场,总有人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。但在这项运动中,我们是自己的裁判,我们一起商量怎么做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盘友这样说道。

争议标签

在玩盘大军中,多半年龄在22-35岁之间,也有部分十八九岁的学生,还有上班族和全职妈妈。大家来足球场玩盘的初衷不尽相同。

就在半个月前,一张微信截图在网上广泛被转发。北京某相亲公司组织了一场高端飞盘局,要求入场玩盘的男生资产在5000万元以上,女生年轻、漂亮、高学历还要现场展示才艺。就是这样一条信息,让真正玩飞盘的和来社交的都沉默了。

飞盘的快速出圈,少不了小红书的助推。在小红书上,许多女孩子手持飞盘,摆出各种精致造型,大秀好身材,感觉作秀的成分更多。与此同时,一些爱踢足球的人则提出了抗议:打飞盘、拿着飞盘摆拍的人占据了绿茵场,导致他们不得不另寻场地踢球。“搞不懂她们到底是来拍照作秀达到社交目的,还是真的来打飞盘的。反正我跑了十分钟,一头汗很狼狈。”一位男生说。

社交属性大于运动属性,逐渐“媛化”、占用场地……面对这些争议标签,真正玩盘的人坐不住了,纷纷要为飞盘正名。“很多人是喜欢这项运动才会来参与,甚至私下苦练技术。而在运动中认识新朋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大家保持对生活的好奇,体验各种新鲜事物,并从中收获乐趣和朋友,有什么不好吗?”念念直言。

“关于飞盘的社交属性和竞技属性,我觉得各占一半吧。飞盘毕竟刚流行起来,算是‘网红运动’,大家晒晒照片,发发朋友圈也挺正常的。希望外界对飞盘不要有偏见。它就是一个能给人带来快乐的运动,而且进入门槛低,每个人都能轻松学会。”蒋晓苑说。

妙卡,经营着一家俱乐部。从今年开始,妙卡将飞盘运动融入单身交友活动中,结果大受欢迎。目前,俱乐部旗下的飞盘小分队有200多位会员,从一开始的每周1场飞盘活动变成如今每周4-5场。

面对有关飞盘的争议标签,妙卡表示,社交属性和竞技属性并不冲突,所以并不需要争执大家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来玩。飞盘这项运动带来的新鲜感和朋友带朋友的氛围感,两者叠加让飞盘散发出了独特魅力。同时也满足了现代年轻人对业余时间运动社交的多重需求。飞盘自带的社交属性,让更多人知道了这项运动,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有利于推广普及该运动的。而在参与人群达到一定数量后,才会有主办方愿意举办竞技性赛事。“因此,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,因为有竞技性,这项运动才会好玩,因为有社交属性,所以才会有更多人来玩。”

飞盘还能“飞”多远?

7月7日,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发布通知,2022年下半年,将在北上广等多地举办首届中国飞盘联赛,比赛项目为团队飞盘(男女混合)。

在两次“冲奥”失败后,世界飞盘联合会正在申请飞盘成为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。

事实上,飞盘运动发展到今天,已经衍生出了十余种正式的国际竞赛,最受欢迎的是极限飞盘,也就是常见的男女混合争夺飞盘,通常为7人制。而在我国,2018年就迎来了首支飞盘国家队的成立,2019年,中国体育总局将飞盘纳入管理。上述种种表明,飞盘正从“网红运动”逐渐回归到竞技属性和正规主流。

盘子不大,转速飞快。但能“飞”多远?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内,我市涌现出了不少于10家的飞盘相关主题俱乐部。民众对于这项新兴运动保持着高涨的热情。然而也要看到,我市的飞盘发展还处于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阶段。一方面,由于飞盘进入我国时间不长,兴起更是近一年的事情。作为桂林,此前尚无专业的飞盘队伍和人才储备,需要一定的培育周期。另一方面,飞盘想走产业化路子,赛事IP的打造必不可少,而这恰恰是目前国内缺少的。

某俱乐部主理人妙卡坦言,飞盘在桂林推广的瓶颈之一,就是没有专业的赛事。为此,俱乐部只能自己尝试组织有竞技性质的比赛,让大家除了借助运动社交,更有精进自己技术的动力和渠道。

与此同时,盈利能力不突出也是摆在飞盘走产业化道路面前的一个路障。俱乐部在支付完场地租金、教练、器材等一系列费用后,真正的利润很薄。因此不少俱乐部采取“捆绑”的模式来组织开展飞盘运动,像一些健身房、健身工作室,推出了“体能+飞盘竞技”的套餐,借此吸引更多人打包消费。还有一些做营地教育的机构,将飞盘与露营结合在了一起,二者有很强的关联性和兼容性,因此也吸引了大批消费者前来为健康和亲近自然买单。

桂林飞盘联盟负责人李业勤,是我市最早一批接触飞盘并推广飞盘的人。为了让“各自为政”的飞盘俱乐部能够加强交流,在比赛中提升技术,李业勤发起了桂林飞盘联盟。“目前,粗略估计我市玩飞盘的人群在5000人左右,其中还不包括自己私下组织活动的人群。”李业勤说,飞盘不同于篮球、足球,有很多的增值点。比方说篮球,它甚至可以通过球衣、球鞋等一系列装备售卖,实现产业链条的丰收。但飞盘需要的往往只是一双好跑的球鞋、一块盘就能开展。对于很多俱乐部而言,组织一场活动,所获得的利润是很小的。但是,飞盘的优势就在于群众基础好,发展势头快,因此未来,我市的飞盘也完全有可能走上产业化发展道路。

而记者了解到,根据教育部印发的《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(2022年版)的通知》,近日“极限飞盘”(团队飞盘)作为“时尚运动类项目”入选“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”板块,正式列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。“飞”入新课标的飞盘,未来很可能在校园内实现推广普及,从而慢慢累积一批专业的飞盘人才。桂林某实验小学的校长赵燚说,目前,学校开设了击剑、射箭和跑酷运动项目,不排除未来会将飞盘推广开来。

在采访的末尾,妙卡满怀憧憬地表示,自己对桂林未来的飞盘产业十分看好。“飞盘将会像羽毛球、气排球一样,成为大家业余时间的运动选择,也会有竞技比赛,让有运动精神的飞盘手在赛场上发光发热。”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